• <p id="ikn5g"></p>
  • 綠城資訊

    Greentown Consultation

    Greentown Consultation

    綠城資訊

    集團新聞
    園區活動
    媒體關注
    企業期刊

    媒體關注Group news

    首頁 / 資訊中心 / 媒體關注

    鋅財經:產業互聯網時代,中國第一家“產業服務”公司這么做

    2019-01-16

      張福軍是綠城科技產業服務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上個月,鋅財經創始人潘越飛和他有過一次對話,聊到一個新概念:產業服務。


      我們知道,綠城產業服務定位“產業生態運營商”,是綠城服務集團(02869.HK)加速向"城市綜合服務商"戰略轉型過程中成立的,以服務中國產業園區(特色小鎮)創新發展、構建產業生態體系為己任。


      產業互聯網時代,綠城產業服務以技術為驅動,打造產業智慧服務平臺,通過“互聯網+服務”模式,助力園區小鎮打造完善的產業服務生態圈。

    在說張福軍和綠城產業服務之前,先說另一個人,王堅。他是阿里云創始人,阿里巴巴技術委員會主席。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潘越飛曾為王堅策劃《在線》一書,他們有過數個通宵的交流對話。老爺子力推阿里云初期,被人認為是騙子、大忽悠,7年時間,最早的云計算核心團隊留下來的不足2成。到了今天,阿里云是中國技術走向國際的典型代表。


      老潘問王堅身邊的人,憑什么做得到,他們說在他身上體會最深的一句話是:堅信堅信的力量。這句話,老潘聽進去了。


      王堅的背后是云計算,張福軍的背后是產業服務。兩人做的事情不一樣,但有個最大的共同點,他們都是開創者。


    bb1bac69dad1f2c043afdf0b98902cf.jpg


      顯而易見的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總是艱難。一開始根本沒有人相信張福軍,他跑了大半年沒能注冊好他們的公司。


      后來我們知道,他們的公司名叫“綠城科技產業服務有限公司”,但在當時,卻沒有用“產業服務”注冊公司名稱的先例,產業服務的概念是全新的。


      至少在浙江、在杭州沒有,認為“產業服務是政府職能”,因此浙江省工商局拒絕了他。


      張福軍堅信產業服務的未來。他索性打了份報告跑去國家工商總局,報告里全是“產業服務”的解釋說明。


      但此前,總局那邊也沒獲批過有“產業服務”字樣的公司,一開始總局也拒絕了。


      張福軍來來回回跑了很多趟北京,經過反復溝通,總局認為綠城做的“產業服務”有利于行業發展,確實解決企業現實存在的痛點,同時擁有綠城的服務基礎及綠城體系的大量資源,經過反復論證之后,終于同意批復注冊。


      2017年9月19日,“綠城科技產業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綠城產業服務)正式成立。從打算注冊公司到注冊好,大半年的時間,張福軍的堅信總算有了結果,他開了一個“產業服務”的行業先河。


      2018年6月,當易居中國合伙人高曉偉,在上海大喊“通過產業載體集聚產業實體,通過產業服務助力產業發展”時,他已成為眾多“產業服務”概念的跟隨者之一。


      去年一整年,全球經濟普遍陷入寒冬期,各行各業叫苦不迭。但綠城產業服務“風景”不一樣。據張福軍透露,目前公司服務擴張的速度遠還沒跟上客戶需求的增長。越是經濟寒冬,綠城產業服務越是堅挺。


    產業互聯:從“安居”到“樂業”


      曾經專訪云計算王堅的潘越飛,這次把目光投向了綠城產業服務?,F在看來,云計算和產業服務看似是兩個概念,但有個共同點,他們都是產業互聯網的一部分。


      我們知道,2018年,中國進入了產業互聯網時代。巨頭如阿里、騰訊、星河世界都作了組織架構調整,相應作了布局。


      產業互聯網是相對消費互聯網而言的。最初的互聯網是信息互聯,到了產業互聯網,連接的東西不一樣了,不再是信息流動,而是信息背后的價值和服務,更與生活、更與產業相關。 


      綠城產業服務的特色是“一站式園區綜合運營”,這里包含了產業互聯網的平臺和智慧化建設,也包含了其中的企業服務(如創業孵化、投融資加基礎運營等)元素。


    13d770d135d8d8303381884af4c53a2.jpg

      

      鋅財經多次來到杭州未來科技城海創園,綠城產業服務在這里打造了第一個智慧園區“樣板”??梢钥吹?,綠城產業服務以物業服務為起點做了橫向以及縱向的延伸。


      在“綠城服務”系中,產業服務的業務,始自2008年12月,綠城服務集團為寧波研發園提供服務,“最初的服務,也是從最熟悉的物業做起?!睆埜\娬f。


      而“產業服務”這一概念的正式提出,源于它的一個痛點:


      深耕于“物業服務”的綠城服務集團,當它的在服企業達到100000家,在服員工達到3000000人,合作伙伴超過200家后,過去的物業服務體系能力已經遠遠跟不上企業配套服務的需求了。“產業服務”的理念就此孕育而生。


      2017年9月,綠城服務集團正式把“產業服務”業務獨立出來,成立了綠城科技產業服務有限公司。


      從“安居”到“樂業”,綠城服務加速向城市綜合服務商轉型,產業服務成為集團發展的戰略新方向,也成為了綠城服務多元化運營另一個重要的“服務”載體。


    取碳者、生火者、吹風者


      產業服務的物理空間,主要還是產業園區。


      改革開放40年來,產業園區一直是經濟轉型升級的“主戰場”。起初政府一直扮演著絕對主角。后來在“轉變政府職能,深化簡政放權”的改革新形勢下,有越來越多的市場機構成為主力。


      就目前產業地產商而論,更多是重心在于基建,在產業導入、科技成果轉化、創業孵化、后期運營等顯得“力不從心”。而在新時代,需要加強產業服務的能力,為人才、企業、產業創造出一個富有活力的生態化的發展空間。


      10年間,“產業服務”這一概念從無到有,從服務型公司的業務“末梢”,到獨立升級為一家專業性的體系化平臺公司,綠城產業服務沒有任何行業標準可參考,也沒有領頭羊企業引導。


      綠城產業服務的定位是“產業生態運營商”?!吧鷳B”,意味著它會將各行各業的優勢和資源全部整合起來,特別是把產業園區內創新企業的科技能力和產品凝聚起來,形成一條完整的,可以循環的“服務鏈”,為全國眾多的產業園區提供綜合性的服務優化解決方案。


    634b5bc00b95e4d6fb7c2f6cdddc474.jpg


      2013年5月,綠城服務集團與杭州未來科技城達成合作。這一年成為綠城服務集團從“物業”向“產業服務”專業性拓展突破性的時期。


      2014年1月,綠城服務集團接手紫金(高新)科技創業特別社區,這對于“產業園區服務”的專業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綠城產業服務這條“服務鏈”建立后,至今服務園區遍布15個省市,在服園區企業超過10萬家。


      當經濟寒冬降臨,綠城產業服務的存在價值愈發彰顯。年輕的綠城產業服務,以技術為驅動,加速發展。


      潘越飛認為,一個好的產業服務類似于一臺頂級中央空調,或者至少是紅泥小火爐,把很多個小火爐聚集,便可以抱團取暖。取碳者、生火者、吹風者,便是服務。


      產業互聯網時代,產業服務越來越重要,但如何把它做好?以下為鋅財經創始人潘越飛專門對綠城科技產業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張福軍進行深入細致的交流和采訪:


      潘越飛:我們都知道綠城服務集團一直是深耕物業領域,有著20年的運營經驗,但大家并不了解它開始涉足產業服務領域。綠城服務集團為什么成立綠城產業服務這家公司?


      張福軍:綠城服務一開始是以做物業服務起家,后來發展到生活服務,在做物業服務過程當中,會涉及到很多非住宅的項目,比如說寫字樓群、科技園,產業小鎮等。


      原來以人力為主導的物業服務已經不能滿足這些領域企業的需求,這個市場更需要以創新科技服務為導向的“產業服務”,所以就要把這一部分成體系化的獨立出來——就是綠城產業服務,并做了系統的升級、迭代。


      綠城產業服務還承載著綠城服務在非住宅項目運營過程中的智慧化以及技術輸出。

      

      潘越飛:縱觀全國,全國已建在建各類產業園區超過15000多家,相比起產業園區的發展速度,產業服務這一概念還未被大眾熟知。在這樣的背景下,綠城產業服務所處的行業現狀,以及自身的優勢是什么?


      張福軍:產業服務整個行業大致分為這么幾類:有專注平臺和智慧化園區建設的;有專注雙創服務的;有專注投資開發加基礎運營管理的;還有很多專注細分單項和細分服務的。


      這類企業如中關村發展集團,張江高科,武漢東湖,華夏幸福等,他們在某些領域是我們的競爭對手,更是學習的榜樣和前輩。


      但目前而言,服務管理都普遍處于初級階段。產業服務這個領域,還沒有出現一個“教授型”選手。沒有絕對對標的競爭對手,每一家的業務內容和模式都有一定的差異性,在服務方面也都有其局限性。


      這種現狀,對于“綠城產業服務”來說,機遇遠大于挑戰,“一站式園區綜合運營”,擁有三大優勢:優質資源整合,產業生態化;智能創新應用,平臺科技化;綜合運營,落地服務體系化,同時綠城產業服務中心線上線下結合的落地窗口也是一大特色。


      潘越飛:如果要區別于對手,在行業內勝出,朝向那個“教授型”的企業更近一些的話,你覺得哪些方面是重要的?你們最初在產業服務方面做了哪些規劃?


      張福軍:首先要建立生態,有新的科技平臺,去承載過去的經驗和服務;然后是管理,以及服務標準的建立,在服務的過程中管控好公司,提高效率;第三,樹立良好心態,產業服務不能用貿易思維去做,它不是一錘子買賣。


      潘越飛:綠城產業服務的定位是“科技改變服務,服務助推產業”。圍繞這樣的定位,產業服務的生態體系如何落地,又由哪幾個方面做支撐?


      張福軍:在發展戰略層面,我們確立了“一核兩翼”的服務格局,即以園區運營服務為核心,解決產業載體擁有方的服務需求;以企業服務和生活服務為兩翼,滿足載體內的企業和企業員工的服務需要。


      在服務落地層面,我們確立了“兩鏈一網”的服務體系,即產業發展服務鏈、空間運營服務鏈和智慧服務網。其中產業發展服務鏈,我們又具體把它細分為了產業規劃、產業招商等8大服務子項;空間運營服務鏈也細分為了物業服務、商業配套等8大服務子項;智慧服務網則包含了智慧園區規劃和軟硬件建設,以及軟件平臺的服務運營和大數據中心。通過兩條服務鏈條和一張智慧服務網,讓服務觸達我們的所有服務對象。


      潘越飛:要讓“一核兩翼”這個略顯“龐大”的系統讓更多的客戶接受,這就需要實實在在的落地解決方案了。所以,企業如何能更快地享受到這套服務,它的載體是什么?


      張福軍:我們有一個智慧園區服務云平臺——云助,以實現管理一體化、數據一體化、物聯網一體化、服務一體化為目標的智慧園區服務云平臺。


      目前,隨著系統不斷地優化,云助2.0已經上線,我們采用了微服務的架構,把服務做成模塊,就像堆積木一樣,你要什么服務,我們就不斷研發服務產品,并不斷地去豐富、落地。


      企業或者個人只用做好自己的工作,類似于“拎包入住”,有什么需求,只需要在手機上點擊此項,很快就可以得到響應。


    25bb4f8cea89a5ca4a93bdcb8b1728d.jpg

    云助App界面


      潘越飛:目前,智慧園區服務云平臺——云助覆蓋了多少產業園區?到2019年的計劃是如何? 


      張福軍:除了杭州未來科技城外,綠城產業服務已經先行在全國建設了大約十個示范項目,如嘉興環球金融中心、上海長風中心、合肥百利中心、杭州西子國際中心等等,在2019年綠城產業服務將計劃產業服務體系覆蓋至全國約300余個園區,并適時加速對外輸出平臺和服務。


      潘越飛:產業服務區別于其他服務的地方?能做產業服務的人,需要有哪些條件?


      張福軍:做產業服務要有不斷成就別人的心態,是典型的慢活。它要求服務人員整體素質偏高,不然無法為這些高科技人才和企業家提供真正的有效服務,然后,最重要的一點是需要真心的服務,舉一個例子:產業服務公司員工哪怕是博士后,園區內看到大的垃圾也要俯下身去撿起來放在垃圾箱里。


      我們干的就是累的煩的活,整個團隊的心態要放平,要耐得住心。是否是真的、美的、用心的服務,企業是可以感受到的。企業其實很簡單,誰能給它提供持續的、穩定的、可靠的服務,它就會跟誰一直合作下去。


      潘越飛:你認為在產業服務這個領域,綠城產業服務的最大支撐是什么?是曾經積累20多年的服務、資源、管理;還是不斷研發出的創新的技術;又或者說是綠城這一品牌的價值,以及資本的支持?


      張福軍:坦白地講,我覺得根本性支撐是我們服務的情懷,技術和服務從本質上講都是可以復制的,但是企業的情懷常常是難以復制的。


      堅守本業,克制欲望,不忘初心,是綠城服務這些年來一直堅守的。在資本動蕩不安的這些年,綠城服務始終能夠沉得下心堅定地來做服務本業,是有自己的基因的,可能會讓人感覺笨拙一點的,但只有這樣的基因,才讓它用了十多年的時間去打造技術平臺,并在“產業服務”這一領域籌劃了10年,在擁有了足夠的經驗、資本和資源之后,才開啟了專業化的運作之路。


      潘越飛:你怎么看待未來的產業服務?


      張福軍:我還是覺得,“因為相信,所以看見”。這個階段,其實已經看見了,以前的產業園區,上了很多好的設備和科技,但是園區最終成為了一個個孤島,所以我們更想做很接地氣的平臺。讓智能和人工真正完美無縫的對接,也讓人真正能享受到科技帶來的便捷和貼心。


      現在人人都在講商業模式,講科技推動商業模式創新,可再多的模式創新,再怎么顛覆,活還是要干吧,事情得去做吧,得有人服務吧,商業模式創新很難解決服務的本質問題,服務的提升還是得依賴科技驅動服務效率的提升,依賴科技推動并承載服務生態的建立和良性運行.


      我堅定的看好中國的服務業,特別是以產業服務為代表的科技服務業,未來的中國一定會迎來科技服務業的大爆發。

      

      潘越飛:創立產業服務這么大的生態理念,你有感到困惑的時候嗎?


      張福軍:有,比如開始的時候很多供應商會覺得我們搶了他們的生意。


      其實這么多事情我們怎么能做得過來,我們的目的是要建立一個全生命周期的服務生態系統,一切圍繞著這個方向去做。而我們的生態,對外是完全開放的。


      剛開始他們不信任我們,現在逐漸信任,并開始合作了。不管是“一核兩翼”,還是“云助”,在這個系統中,企業和供應商之間,都是非常透明的,這對雙方都有益。


      產業服務是一個很長的鏈條,用戶是最好的老師,實踐是最好的標準。


      潘越飛:你會覺得中國產業服務的大爆發,還需要什么?


      張福軍:首先資本要認識到這個領域的價值,現在很多物業公司都上市了,但以前資本是看不上的;第二,是科技對服務業要重視,過去科技企業更多的是集中去做制造,科技應該通過各種各樣的驅動,打造整個社會的科技服務體系;第三,需要誕生行業龍頭企業,任何行業都需要一些這樣的先鋒企業,就像互聯網行業BAT起來了,其他的都跟著起來了。


      與張福軍的這次對話,基于兩個時代背景。


      一個是經濟寒冬,當前各企業裁員、破產的新聞不絕于耳,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但這次對話下來,發現越是經濟寒冬綠城產業服務越是堅挺,目前仍在高速增長,這很不容易。

     

      第二個背景,就是眼下正處于火爆的產業互聯網時代。在騰訊、阿里、蘇寧、京東等巨頭都紛紛布局的情況下,綠城沒有缺席。從“安居”到“樂業”,綠城產業服務成為綠城服務集團多業化運營的另一個“服務”載體。


      在這兩個背景下,綠城產業服務還能發展得如此穩健,與一年前張福軍的一股子“蠻勁”分不開。當所有人都不理解“產業服務”的時候,他成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這是全國首家以“產業服務”一詞命名的民營企業,足見勇氣、決心與擔當。產業服務領域,從此有了新的定義與定位,以及可以參考的標準與邏輯。


      未來產業服務走向何方,沒有人能給出準確答案。但正如張福軍所說,“用戶是最好的老師,實踐是最好的標準?!彪S著這個行業的崛起與完善,隨著行業龍頭蓬勃發展,服務助推產業,定會助力中國的企業走向更好的明天。

    快三彩票